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夏天故事
夏天故事

夏天故事

太阳当空照,可惜是夏天。

  刚刚早上七点,就已经很热了,但是,屋内在空调的作用下,依旧凉风习习。

  双人床上,一个裹着被子,卷成一只小虫蛹的不明生物鼓成一团,随着空调的左右扫风,一上一下的均匀呼吸着。

  「嘀嘀嘀嘀嘀──」一阵尖锐的闹锺声响了。虫蛹里弹出来一只光溜溜的胳膊,神准的拍倒闹锺,然后,缩回胳膊,继续呼呼大睡。

  还不到一分锺,床上的虫蛹忽然蹦躂起来,「啊──」的尖叫一声,推开卧室门,冲进卫生间。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口中碎碎念着,大大方方信心十足的展示着什麽叫做三分锺战斗操!

  慌慌张张的刷完牙洗完脸,无意中瞄到客厅正上方挂着的石英锺,忍不住又一声尖叫:「礼拜六!!」华丽丽的瘫挂在三人沙发靠背上,尖叫的小女生── 苏月隐毫无形象的任由长发披散下来。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礼拜六耶,难得的周休,干些什麽好呢?

  无意中看到自己当睡意穿着的T恤上的百事可乐的标志,连忙翻身爬起来,风风火火的冲进厨房,打开冰箱。费了半天的力气终於翻出一盒鸡腿时,苏月隐咯咯笑了起来。还有鸡腿耶──趁着那只臭狐狸不在家,自己做可乐鸡腿好了……而此时,坐在单人沙发上的男人哭笑不得,这麽明显、这麽大体积的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居然都没发现?好吧,虽然自己不是坐在小人儿瘫挂的那一个沙发上,但是,自己坐的这个单人座,好像就是紧挨着的吧?

  摇摇头,站起身,男人走到厨房外,懒懒的倚靠着墙壁,看着厨房内小人儿忙碌的小小身影。

  这头,苏月隐开开心心的从冰箱里拿出两瓶百事可乐,「噗汽……」拧开一瓶,「咕咚咕咚」的一气儿喝了小半瓶,然后,关上冰箱门,一边胳膊下面夹着一瓶可乐,手里捧着透明玻璃大碗,再放上鸡腿,快快乐乐的开始料理起来。

  一边收拾着鸡腿,一边时不时的偷喝几口可乐,苏月隐嘴里哼着不成调子的歌儿,非常开心。

  「难得这麽早你就起床了,」忽如其来的男声,差点儿让苏月隐吓得把手里的鸡腿给扔垃圾袋里。「怎麽这麽贴心?做可乐鸡腿给我吃?」从后方环绕上来的温热怀抱,让苏月隐忍不住僵直了身体。这男人?怎麽会在这儿?明明,刚刚自己没看见啊……「你、你、你离我远一点,」苏月隐想挣脱男人的怀抱,偏偏有贼心没贼胆,一动也不敢动,「内个,内个,刀子不长眼,一会我,我要是剌到你,你,你别哭!」「噗嗤……」背后的男人忍不住,笑了出来,「小隐,我都不知道,你能用意念控制菜刀啊……噗哈哈哈……」实在忍不住了,男人将头埋在小人儿颈脖间,大笑了出来,这个小人儿呀,慌得都成这样儿了。

  「你不是要喝可乐吗?」男人温柔的将身前的小人儿转过身,抬起小人儿的下巴,「我喂你喝吧。」说着,豪迈的将一旁的可乐「!!!」喝了一大口,定住小人儿的下巴,直接吻了上去。

  「唔唔……」苏月隐挣扎着,喘着气,推开男人,「胡黎!!!」尖叫着,这男人,有没有搞错啊?!虽然自己喜欢喝可乐,但是,也要有个度好不好!!

  「你不知道可乐是碳酸型饮料,气儿多啊,」抚着自己被撑胀的胃,苏月隐抱怨的看了一眼胡黎,「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撑死了!!!」「撑?」男人──胡黎,眼睛一亮,抱住小人儿,「小隐呐,既然觉着撑了,那咱们就运动运动吧。」男人笑得非常欢实,打横抱起苏月隐,还不忘记打开冰箱,拿出两瓶可乐,然后,!叽!叽的走进卧室,一脚踢上房门。

  苏月隐那叫一个悔不当初啊。早就知道,这男人一直死乞白赖的想要再次摸上自己的床,自己一直也提防的紧,怎麽今天就忘了呢?

  都是可乐惹得祸啊……

  关上房门,胡黎把苏月隐放在床上,「噗汽」、「噗汽」两声,拧开可乐瓶盖儿,可乐开瓶跑气儿的声音,挑的苏月隐神经一抽一抽的。

  胡黎挑眉,阴笑着看着躺床上,还不知道大难临头的苏月隐,再转身,正准备开门去客厅拿点儿,咳咳,道具,眼角余光就瞄见某个不安生的小东西悉悉索索的想要爬起来。「你要下床也没问题,到时候三天下不了床,别怨我没事先和你说过。」胡黎风轻云淡的说着,还装模作样的拿出大门钥匙,晃了晃。

  苏月隐恨恨的盯着胡黎走进客厅的背影,默默在心里诅咒:以后让你买泡面没有调料包!胡黎在客厅里磨蹭了一会,提进来一个塑料兜儿,放在床边的床头柜上。苏月隐仔细一看,欢呼一声:肯德基!

  迫不及待的从里面掏出圣代,看了一眼,笑容咧的更大,巧克力味道的哎。

  来不及用勺子,直接狠狠的舔了一口,入口软绵甜香的口感,让苏月隐乐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忽然,后面伸出一只大手,直接抢走手中的圣代。

  胡黎晃晃手里的杯子,笑笑的对着苏月隐:「小隐,想吃吗?」看着对面女孩点的差点儿没掉下来的小脑袋,胡黎忍不住握拳,凑到嘴边,装模作样的咳了咳,硬生生的吞下笑意:「想吃的话,上次我是怎麽教你的,嗯?」不正经的挑眉,微微上扬的嘴角,让苏月隐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想起上次,那场惊心动魄的欢爱……「这麽美味的圣代,不吃的话,可惜了……」另一边,男人还在好整以暇的说着,就着小人儿舔的那处,也伸舌舔了一口。苏月隐看着男人魅惑的眼神,加上男人刻意缓缓挑过红舌,忍不住,咕咚咽了口口水。都说女人是祸水,这个男人,真的和他名字一样,是狐狸成精,祸水出门……红着脸,脱下T恤,一手横胸而过,掩住小巧却不是丰润的胸房,看向男人。

  「啊──」一声惊叫,小人儿被男人推倒,下身的小短裤随即也被脱下。

  「你要干什麽?」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男人压住。

  「这麽好吃的圣代,当然,要配上美味的小隐呐……」叹息着,男人挖出一块,缓缓的,涂抹在小人儿雪嫩的胸前。

  「嘶啊……」冰冷的触感,让小人儿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男人挑眉,笑了笑:「这样就受不了了?好玩的还在后面呢……」说着,又挖出了两团冰,直接抹上了小人儿胸前丰盈上的两抹红莓。雪白细密的冰霜,衬着红嫩的乳尖儿,格外诱惑。

  男人吞了吞口水,一手,轻拢慢捻抹复挑,拨弄着嫩白的乳肉,轻笑着,弹了弹丰满的乳房,猛然张嘴,含住娇弱而挺立的蔷薇色乳尖,轻轻裹弄,甚至小心的咬住,微微往上提拉。

  另一手,悄悄探入小人儿的双腿间,拉扯开粉嫩的花瓣,轻点娇弱的花核,捻弄不止,忽然,手指猛然刺入小小的水穴,轻轻旋转,沾满了粘腻的蜜汁。

  「啊!嗯……不要……嗯哼……」不断的弓起腰又放下,女孩摇着头,说不清是难受还是愉快,只能发出一连串似求饶又似亢奋的呻吟。

  「啧啧啧,真是个热情的小东西呢……」男人松开嘴里湿润晶亮的乳尖儿,手指在小花穴外来回勾弄着,沾染了满指的粘腻,「都这麽湿了呀……」说着,握住小人儿的脚踝,猛的拉开细嫩的双腿,低头,含住眼前颤抖着不断流出蜜汁的小穴,细细的来回舔舐吮吸。

  「嗯啊……黎……不要……呀……不要……停,停下来……」小人儿扭动着腰身,想要逃避,却不由自主的把身子送向男人,酥痒的小穴儿,不断沁出花液,却被男人探入穴内的粗长的舌全部卷走。「不要停吗?」男人低哑着声音,「小隐真体贴呐,知道好东西不藏私……」长舌再次舔过浸满花液的穴口,男人恶意的抬头,瞬间空虚的小水穴让苏月隐忍不住娇吟出声:「黎……别走……我要……」男人挑眉,拿过一旁的可乐:「要什麽?哪儿要?说出来……」魅惑的声音,贴着小人儿的耳边响起。「啊……黎……我要你,嗯……插进来……」难耐的扭动着,苏月隐贴着胡黎上下磨蹭,「小花花要……啊……要黎插进来……」男人的眸色一暗,将可乐直接倒在小人儿的胸前,微褐的液体,顺着雪嫩的娇躯流动,男人低头,一口一口的含住,舔光,从胸口,来到小腹,继续往下,知道小巧的肚脐眼儿。抬头,看向小人儿,邪肆的一笑,将可乐对着小小的凹陷,倒入。

  「啊啊啊……不要……嗯啊……」小人儿激动的挺身,冰凉的触感让美丽的身子扶起一层细小的疙瘩。「啧啧啧,这麽娇嫩啊,」胡黎却装模作样的摇头叹气,「我来安慰安慰好了。」说着,探舌,顶入小小的肚脐眼儿,来回转动缠绵。再度伸面女孩点的差点儿没掉下来的轻骚,麽指按住顶端的小核,快速抖动揉转起来。「啊……黎……轻点,啊……「娇娇的呻吟不断溢出。

  男人却拨开两瓣红嫩的小贝肉,伸出粗长的手指,插入小小的花穴,缓缓抽出,在用力的插入。「啊……好舒服……嗯啊……不,不要……啊……慢点……黎……啊啊……好舒服……舒服……啊哈……「小人儿完全陷入了情欲中,小穴不断痉挛,蜜水汩汩流出。

  「怎麽这儿这麽热呢?」男人故作惊叹,「我来帮你降降温好了。」说着,舔了一口圣代,直接低头,吻上不断一翕一合,春水潺潺的小水穴儿。冰凉冰凉的圣代,遇上红热水嫩的小花穴,立刻引出天雷勾动地火,小穴儿紧紧闭合,在羞涩的张开,蜜汁也随着一波一波的被吐出。

  「这麽小,这麽紧,一会儿,若是要进去,会是多麽销魂呐……」男人说着,跪立起来,握着自己火热粗大的欲望,挤开湿滑的花瓣,热烫圆硕的龟头,时不时的在顶端的小花核上来回顶撞。「恩哼……嗯……」小人儿猛地颤抖,过多的快感,让她无助的看向男人。

  「啧啧啧,这样就不行了?」男人摇头,「怎麽可以这样呢?小隐不是还想喝可乐吗?」说着,恶意的将可乐紧贴着娇娇嫩嫩的小花儿上,倒下。

  黑色的密林,红润的贝肉,抽搐的小穴,晶亮的花汁,在褐色的液体的洗礼下,格外耀眼刺目。

  「啊啊啊……不要……」苏月隐尖叫着,娇娇的小身子不断扭动。

  男人俊脸上满是欲望,定住小人儿的身子,一手往下,探入依旧湿润的蜜处,粗长的手指,细细挑弄着娇嫩的小花核,浅浅的在穴口探进一个指节,一根手指没入,由缓慢到快速,插的她哎叫声越来越快时,却猛然停下来,然后加入一根手指,又缓慢抽插起来直至快速,如此周而复始的折磨着她,满意的听她淫叫声越来越破碎动人。

  「小隐真是个小馋猫啊……」男人满意的笑着,「连下面的小嘴,都会自己主动把我往里吸呢……」「不,不要说……啊……嗯哈……」小人儿害羞的满身浮起一层绯红。「好,我不说,」男人将小人儿的大腿圈住自己的腰,「我做!」话音刚落,男人猛然顶进小人儿的体内,狠狠的开始不断撞击。

  「啊……啊啊……黎……啊……好,好舒服……嗯哈……」小人儿被顶得一阵乱叫,「哦……好舒服……嗯嗯……太,太快了……啊啊……」娇吟忽然升高,男人腰臀果断的挺动全力刺入,一下就插到子宫深处,灭顶的刺激瞬间让小人儿缴械投降,沦为俘虏。

  「啊啊啊啊……用力……哦啊……好爽……」男人的欲望一下直直插入子宫口,小人儿承受不住如此强烈的欲望,哭泣出声。但高涨的欲望却又让小人儿不由自主的想要更加野蛮沈重的进出抽插。「嗯……黎……」娇滴滴的唤了声,「嗯啊……黎……慢,慢点……呀……」男人腰下的动作越来越快,小小的花穴儿也被男人插的「唧唧唧」不断发出淫靡的声响。「啊……嗯嗯……哦……」小人儿舒爽的已闭不起小嘴,莹白的身子软在男人的身下,小身子抽搐起来,小穴紧紧的缩了几下。

  「这就到了?不行啊,我还没舒服到呢……」男人笑着,抽出尚未发泄的肉棒,「而且,可乐也还没喝完呢……」说着,再次压住小人儿,开始新一轮的肉搏战。

  太阳正当空,时间,还有很多。

  苏月隐,可乐和圣代,可不是那麽容易就能吃到喝完的哦……「胡黎!你个混蛋!你个大混蛋!你还真没辜负你爹娘给你起的这个狐狸名字!啊啊啊啊啊~~~~」C大主教学楼3层的厕所中,一个娇小清秀的女孩,一面满脸狰狞愤恨地对着镜子抓狂,一面拿着一包刚刚拆封的创可贴不断往身上招呼。

  这个混蛋,大礼拜六早上就跑来骗她滚床单,硬是从日升滚到了日落,再一直滚到月悬中天,把她从里到外,正面反面都啃了个干干净净,想她苏月隐,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那小身子板怎麽跟个他那个牲口比阿?於是乎,被压在床上死死做了一天的她,华丽丽滴把周日一天都睡过去了!

  怪不得,怪不得他今早上主动来送她上学,还体贴地让她在车上多睡一会,当时她还以为是他为了害她白白浪费了一个周末而内疚,却原来打得是这个主意。

  她不许他在做爱的时候留吻痕,他就趁她在车上补眠的时候留是吧?要不是在电梯里碰倒了姐妹小草,她暧昧地看着自己笑个不停,她肯定就真的带着这一脖子的吻痕去上课了,这要是让某人看见了……天啊……真不知道自己这条小命还能不能在了……想到这里,苏月隐只觉得脊梁一阵发冷,颤抖着缩缩贴着好几个「补丁」的脖子。

  过往的神仙佛祖上帝啊,你们哪个有空记得保佑我一下啊,只要我苏月隐闯过今天这关,我保证以后早晚三柱香外带一只烤鸭的孝敬你们,阿弥陀佛……「苏月隐同学,请问你上半节课去哪儿了?」本是想趁着中间休息的时候随着广大人流一同混进教室的苏月隐,刚踏进教室就被眼力超好的导师残忍地打碎了她的梦想。

  一瞬间,身边同学的眼光全看着她,而且大都不约而同地摇着头,流露出惋惜同情的表情。

  他的课你都敢逃,小生佩服!除了草草偷偷在心里为她的『壮举』竖起大麽指外,全班剩下44个人的脸上写的都是同样一句话:恶魔袁的课你也敢逃,不想活了吧?

  「呃……我……我身体不舒服,去校医室做检查了……」苏月隐结结巴巴地解释,小手不自觉地提提衣领,好好地一件短袖公主衫,她愣是把扣子全系上,高高的立领把细长地小脖子裹得严严实实,真不知道是热还是冷……「现在先回座位吧,中午到我办公室来。」导师扶了扶金丝边眼镜,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不再搭理她。

  她完了!45张脸上明明白白地刻着这三个字。

  苏月隐同学,党和人民不会忘记你的,你永远都活在我们心中,永垂不朽……

【完】